【散文亭】桃花依旧笑春风|天博·体育登录入口

2024-02-11 00:27:03
浏览次数:
返回列表
本文摘要:【散文亭】桃花依旧笑春风

  ◇焦丽萍

  山滴岚光水拍堤,草香沙暖净无泥。

【散文亭】桃花依旧笑春风

  ◇焦丽萍

  山滴岚光水拍堤,草香沙暖净无泥。只疑误入武陵溪。

  两岸桃花烘日出,四围高柳到天垂。一尊心事百年期。

  这是元朝诗人姜彧描写晋祠的一阕《浣溪沙》,看到它,我就仿佛走进了暖意融融的春天。看到春天,我又会情不自禁地跌入“山滴岚光水拍堤”的世界。

  我没有细细看过天下名祠里的漫漫桃花,却认认真真看到过锡崖沟的桃花,那也是“两岸桃花烘日出,四围高柳到天垂”的诗词意境,那也是唯美意境中一处可遇而不可多求的武陵溪。

  桃花忆,最忆锡崖沟。

别处桃花随流水,此地桃花逐飞云。敢不仰头寻。

  记得,当时看到锡崖沟的桃花时,很诧异。因为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没有告诉我,桃花是可以向上飞旋的。也许是锡崖沟的桃花有性格,有品藻吧。

片片桃花瓣,像神话世界,总感觉在花瓣飞舞中,会有仙女出现。

  小时候看过一个名为《桃花仙子》的神话故事,内容早已模糊,但是故事中的插图却深深刻入我的脑海:一片灿烂的桃花林,如霞如雾,一间茅屋在桃花和垂柳的掩映中冒着炊烟,好像在做饭,在等着远归之人。

  后来读到崔护的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我就在想,他要去的也是这么一户人家吧,竹篱,茅舍,溪田,山泉,一个可爱的少女端水以奉。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一树桃花,一首诗,成就一对旷世姻缘。

  锡崖沟有这样的人家,桃花、溪流、高山、深谷,片片桃花在山间飞舞,如天外飞仙随手撒下的桃花雨。

  这个季节,总有许多学生,拿着画夹,啃着面包,在桃花林的对面,或者在桃花溪的旁边,细细勾勒,慢慢描摹,把一幅《桃源飞雪图》搬到画板上。

  锡崖沟的桃花,适宜写生,适宜创作。枝上桃花,让人怜惜,让人动容。

飘扬的花瓣,又让人思考,让人冷静,让人懂得接受时光的无情。

  那一年春天,我从桃花初结苞开始就每天看,看到它结出稍大一些的蓓蕾,然后再大一些的花骨朵,最后彻底绽放,然后,慢慢凋零,枝头粉粉的花儿落尽后,长出了嫩绿的芽儿,真的是“粉红落尽绿生香,只是太匆忙。”

  杭州的桃花好像不落,不知是气候温和,还是我去的时间正好。

西湖边上的桃花不像锡崖沟的桃花,总被山风吹拂,日日有飘零。杭州的桃花真的是让人联想到《诗经》中的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
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让人想到最美好的青春年华,甚至想到最超尘脱俗的秀雅少女。

  站在苏堤欣赏桃花,会不知不觉联想到李太白的桃花,白乐天的桃花,唐伯虎的桃花,唯独不会去想杜少陵的桃花。当年,苏东坡就是在这里漫步,然后写下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的吧,白娘子就是在这些桃花旁边,遥望断桥上那个小牧童的吧。

  杭州的桃花,让人想到人间至爱,如《白蛇传》,如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仿佛“西湖山水还依旧”“十八相送”的旋律就在桃花林间萦绕,好像白娘子和许仙,英台与梁兄,就在花间散步。

  看到湖边春色自多情的桃花,不由想起学者胡适的五言诗:“只道相思好,相思令人老。几番细思量,还是相思好。

”一段情,让一个女子终身未嫁,临终遗言竟是要安葬在安徽绩溪杨林桥边,原因只有一个,那是胡适回乡的必经之路。这个痴情的女子叫曹诚英,是我国第一位农学界女教授。按诗人汪静之的话:“属于那种不很漂亮,但有迷人魅力的女人。

”我想,在杭州求学时候的她,一定就像盛开的桃花一样引人注目吧。

  另一个春天,喜欢苏堤看桃花的另一位文人郁达夫,在杭州桃花盛开的时候,建起风雨茅庐,迎娶了心仪女子王映霞。虽然在“茅庐”只有半年的时光,也足够后来的文人们向往了。尽管情来似火,情去如风,也算得“千叶桃花胜百花,孤荣春软驻年华”了。

  白马寺山的桃花和前两者都不一样。

  白马寺山的桃花,给人一种佛境,一种超然,一种淡定从容和宁静致远。走在盘山步道上,你可以诵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
”也可以说:“武陵故里愫情怀,系念桃花入梦来。”但你不能说“桃花情重,纷纷红泪飘零”,因为白马寺山的桃花,报春不伤春,送春不怨春。

  这里的桃花,淡却功名,忘怀得失,不计较世间恩怨,不沉溺朝花夕拾。

花季,就漫山遍野的紫紫粉粉。雨季,就山山岭岭的郁郁葱葱。

  古今的桃花,一样在春风中绚烂地摇曳。

人间的春天,永远让人迷醉。


本文关键词:天博·体育登录入口

本文来源:天博·体育登录入口-www.valve-factory.com

搜索